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法医鉴定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797|回复: 0

识骨寻踪 女法医任勤:让尸体开口说话

[复制链接]
金公  (认证)

1142

主题

2223

帖子

9197

威望

论坛VIP

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

精华
0
积分
29836
注册时间
2009-2-7

璁哄潧鐗堜富鍕嬬珷鐑?儏鏈嶅姟鍕嬬珷鐖卞績鍕嬬珷缁堣韩浼氬憳鍕嬬珷

发表于 2015-1-6 16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识骨寻踪 女法医任勤:让尸体开口说话


“让尸体说话,破译死亡密码,为案件侦查提供方向,这是我们的工作,是我们法医的责任。”

任勤的声音不大。如果她不是身着警服,你可能很难想象,这个不施粉黛,看起来像“卖菜大姐”的中年女子,是一位来自公安办案一线的女法医。

这个被寻甸县公安局许多民警亲切地称呼为“任姐”的女人,自参加工作以来,共参与勘验各类现场1800余起,完成尸体检验1000余起,伤情鉴定2000余起,物证鉴定300余份,出具各类鉴定书、检验报告3500余份,为侦查提供方向或直接认定犯罪300余起。

阴差阳错,走上“翻尸弄骨”之路

报的是昆明医学院的临床专业,却被调剂到了法医专业。就这样,职业梦想由医生变成了警察。

“当法医?之前做梦也没有想到过。”

第一次见到任勤,是在寻甸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法医中队的办公室。一个因打架受伤的男子坐在她面前,她一边为对方仔细查看、鉴定伤情,一边讲解法律和政策规定。10多分钟后,男子离开,她有空闲了,但不太愿意接受采访。“许多事情已经过去了,去采访年轻人吧。”谈了多次,她才慢慢说起曾经的事情。

就像她自己所说,成为法医,阴差阳错,“也许是命运的安排”。

1972年,任勤出生在寻甸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。1991年高中毕业,在参加高考填写志愿时,她报了昆明医学院的临床专业。“当时只想当个医生,没有想到,医生没有当成,却成了个法医。”她微笑着回忆,填写志愿时,她写了“服从分配”。

不久后,她收到了昆明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但不是临床专业,而是法医专业。当年,她是班上考上大学的唯一一个。

一个农村女孩子考上了大学,全家人自然开心。家人对“法医”专业了解不多,只知道可能要“开膛破肚”的事情,但农村孩子想要有前途,最现实的只有上大学这条路了。

任勤别无选择,按时到校报到。第一天上课,她数了数,全班26名同学,只有4名女生。“看来学这个的女人真的是少。”她想。

大学的生活紧张、单调而又有朝气。随着学习程度不断加深,学生们开始接触真正的尸体。

在此之前,任勤曾听高年级的学生讲了许多有关法医“翻尸弄骨”的故事,心里有了准备。不想到了“动真格”的时候,任勤开始胆怯了。第一天走进尸解室她就想吐。但见解剖尸体的女老师庄重沉静的表情时,她使劲抑制着自己的不适感。不久后,一进尸解室就想呕吐的现象在她身上奇迹般消失了,她顺利度过了每个学法医的人必须过的这个生理关。

实习中,任勤和她的同学经历了一件令她至今难忘的事情。宣威市板桥村发生了一起命案,起因是两家人打架,其中一家的男主人头部被对方打中,不久死亡。案子报到了宣威市公安局,需要马上进行尸检,确定死因。可当时法医另有任务,外出未归,于是任勤和她的一个男同学到案发现场进行尸检。

两名实习法医到达现场的时候,天色已晚,他们检测后,认为死者是因为头部被击中导致死亡的。但回到宿舍后,任勤一直在想死者头上的那道伤痕,她一遍又一遍问自己,仅仅是头上那点不算重的伤,真的可致人于死地?她睡不着,翻身起床,把同学叫了出来,谈了自己的想法。同学一听,也觉得分析得有道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两人又返回现场对尸体进行解剖,结果发现,死者的胃液里有大量的“敌敌畏”成分。此案后来经过警方调查,死者家属终于透露,当时,因为被对方打了,男主人想不通,一气之下,回家就喝了敌敌畏。

这件事,令任勤终生难忘。“如果不是尸体解剖,那此案的性质、当事人的处罚,都会发生严重的偏差,一起冤案将就此酿成。”

实习期结束了,任勤不但专业技术得到了提高,重要的是学到了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,懂得了一名法医应该如何工作。

“面对死人,首先想到的不是害怕”

面对高度腐败的尸体,任勤没有任何防护设施,在乌黑的尸体旁边一蹲就是几个小时,“腿都没感觉了”。

1996年7月,任勤分配到寻甸县公安局刑侦大队,当上了一名专职法医。非一般的职业生涯由此开始。

置身恶劣的工作环境,整日面对高度腐败的尸体和令人作呕的尸臭……这些,都是她经常要面对的场景。仔细回想起曾经的日子,任勤说,许多事情已经不值得一提了。但她的许多往事,同事们和家人仍然记得,犹如发生在昨天。

1997年的一天,任勤请婚假,回老家寻甸马街结婚。婚后第二天,她和丈夫到亲戚家串门,刚到人家门口,突然被马街派出所民警叫住:“任勤!快跟我们走,要出现场。”任勤忙问怎么回事。原来刑侦队打电话给马街派出所,请他们帮忙找任勤。民警就从任勤父母家一直追到了这里。听完,任勤没有多说,就跟着走了。丈夫急了,三步两步追了上去,直喊着要当新婚妻子的“保镖”。于是,大家一同赶到了寻甸板桥村,与等在现场的刑侦队民警汇合。

任勤在案发现场做尸检,丈夫则在现场外等,直到月上枝头,这对新婚夫妇才回家。这件往事,做丈夫的至今记忆犹新,感慨万分。

“面对死人,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害怕,而是如何认真地检验这尸体,揭开死亡的真相,不让坏人从我眼皮底下溜走。”任勤回忆,1998年,寻甸某乡村委会群众到公安机关报案称:本村一个李姓村民死了,怀疑是被其妻伙同情夫毒死的,要求公安机关查明死因。但因为当时死者亲属认为李是病死的,所以遗体已经下葬。接到报案时,遗体己经埋葬了3个多月。

此时,任勤已经怀孕一个多月。案发现场距离县城80多公里,一路颠簸,下车后还要走四五小时的崎岖山路。需要检验的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,不光对她的健康,对腹内的胎儿健康也不利。任勤对此是清楚的,但她说,“队里就我一个专职法医,其他同志有他们的工作,我要是不去,那这案子还搞不搞?我这个专职法医,能睡得安稳吗?孩子的问题我不敢想,只能在几秒钟内做出选择。”

为了查明死者死亡的真正原因,任勤与死者亲属、技侦人员一道,沿着崎岖的羊肠小道走了5个多小时的山路,来到海拔3000多米的大山上,找到下葬处,进行开棺检验。

棺盖打开后,一股刺鼻的腐尸味道扑面而来,死者的亲属躲得远远的。但任勤毫不畏难,面对高度腐败的尸体,在没有任何防护设施的情况下,在尸体旁边一蹲就是几个小时,坚持把乌黑的尸体仔细检验完。她还记得,检验结束时,“腿都没感觉了”。

尸体样本送检后,证实了这次尸检的必要性——死者李某不是病死的,而是有机磷类毒物中毒死亡。由此,揭开了一桩谋杀亲夫案。

这样的案子很多。2004年4月1日,鸡街乡积乐村委会一名男性村民死亡,刑警在现场勘查后,从吃剩的面条和死者的呕吐物中检出毒鼠强,确定了案件的性质,从而破获了这桩投毒杀人案——凶手是死者的妻子及其姘夫。

2005年3月3日,倘甸镇白章村委会一名村民死亡。家属认为是癫痫病发作导致其死亡,但经法医开棺验尸,在死者体内检出毒鼠强,从而破获了这起妻子杀夫案。

同事眼中“蛮拼的”女法医

为了寻找包括气味在内的蛛丝马迹,法医检查尸体时不戴口罩。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,但法医工作必须如此。

为什么法医在检查尸体时,不戴口罩等防护设备?难道他/她不怕臭,不怕脏?

寻甸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长鄢文柱介绍,非正常死亡的案子,在寻找证据的过程中,需要注意很多细节。特别是中毒死亡,死者身上(尤其是胃里)会有特殊的气味散发出来,这要将整个胃取出,靠近鼻子闻,才能闻到。如果戴口罩,是无法闻到这种特殊气味的。

证据如何取得?法医的工作艰苦,往往指的就是工作环境极差。有些死者的遗体多是在山沟或者偏僻的地方,当被人发现时,遗体早已腐化。出现场的法医只有找来席子类的东西,将尸体放在上面,进行解剖。野外解剖,往往顶着烈日,穿着不透气的隔离服,蹲着、跪着,又没有口罩,解剖的2-3小时里,这个过程简直是煎熬。特别是复杂的解剖,最长要4个小时,待整个程序做完,法医已是疲惫不堪。

有时,还需要把遗体身上的一些东西带回检验。“有的尸体上的衣服拿回来,放在档案室,搞得整个楼层都有臭味。现场的臭味可想而之。”鄢文柱苦笑。

寻甸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马加权回忆,2002年夏季,距离县城128公里的联合乡发生一起持枪杀人案。案发地三家村地理位置偏僻。七八月正是雨季,驾车前往,路都走到尽头了,仍然没有到达现场。现场在半山腰,要穿过水田和小山,任勤等人一行冒着雨,背着10多公斤设备,走了2个多小时的山路,才到现场。当时作案者没有抓到,也不知道现场附近是否安全,但任勤赶到后,毫不犹豫,立即进行尸体解剖。

“我们在旁边负责警戒的,都可以感觉到她工作的危险和艰难。”马加权说,解剖时,任勤没有任何防护措施。雨停后,太阳毒辣辣地晒着,她有时站,有时跪,最终完成了2个多小时的解剖工作。

“我做法医,一直怕工作做不好,找不到破案的证据。”谈到这份工作,任勤感到责任重大。她说,年轻时没有经验,做尸检时压力最大。对一些死者死因不明的案件,也就是疑案、命案,进行中毒物送检后,都感觉到心急,压力大,在结果得到确认前,生怕出一点错误和漏子。“现场找线索,特别是有价值的线索少时,真让人急!”

怕找不到破案的证据,怕工作出现差错,怕造成冤案。这是这位女法医的“三怕”。她说,证据是破案的关键,特别是命案中,证据能让死者“说话”。

任勤的上司马顺洋回忆,任勤在工作中“蛮拼的”。出命案现场,有时候,腐烂的尸体在几十米外就能闻到。夏天,尸体上还孽生蛆虫,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,但任勤不怕臭,在血水里捞证据,检查每个蛛丝马迹,寻找破案的线索。

“现在办案条件好多了,柏油路进入了村子里,车很快就可进入现场,走路的时候少了。”任勤说,现在刑侦队法医从1个人增加到3个人,技术力量得到了加强,设备也先进了,县公安局技术人员有了7人。

“她是个好媳妇”

虽然“赶现场”工作忙,有时甚至一天要赶3次,但任勤一有时间,依然很顾家。丈夫对妻子的工作有着充分的理解。

法医的责任重,不单为了找证据,让死者“说话”,还得经历其他方面带来的压力,既有工作,也有家庭。

1999年,寻甸县七星乡江格村委会两家村民因为宅基地发生纠纷,一人在场院内死亡,死者的家属称是被对方打死的。任勤奉命尸检,后得出结论:死者是服敌敌畏自杀身亡。

本来此事已调查清楚,但死者家属一方认为对方有在公安局工作的亲戚,“有包庇的嫌疑”,不服这个检验结果。死者妻子领着两个上小学的孩子,四处告状。在寻甸县召开人代会期间,她头缠白布冲进会场“喊冤叫屈”,称查不到凶手不罢休。她还找到任勤上班的地方多次纠缠,扬言要将尸体挖出来“抬尸游街”,闹得整个县城沸沸扬扬,当地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,也鼓动她“去上访”。

“要说没有压力,那是假话。”任勤多次问自己“我的解剖判断错了吗?”她多次回忆尸检的细节,坚信自己的结论没有错。为了获得更可靠的依据,县上成立专案组,邀请来自昆明、曲靖和省公安厅的法医专家,再次进行开棺检验,结果,专家们得出的结论仍然和任勤的结论一样。

有了这结论,闹事者无话可说,不得不“草草收兵”。

马加权介绍,任勤曾经大家推选,上级提拔为技术中队中队长,属于副科级待遇,“算是个官了”。但她不想当官,而且多次提出申请,想辞去这个职务。

谈及此,任勤淡淡地一笑:“我只是个搞技术的料,当官只会分散精力,只想做好法医工作。”

“现在,她只是一个主检法医师。但我理解她,支持她,也尊重她的选择。”任勤的丈夫也十分理解妻子。

任勤首先是女人,是妻子。她爱看韩剧。周末爱跟家人一道逛公园、爬山。做一桌全家人都爱吃的菜。但是,只要“有现场”,她仍然会冲在第一线,至于孩子和丈夫,她忙不过来照顾,只有告诉他们“去外面吃吧”。

“我跟任勤是老乡,读书时候就认识了。”任勤的丈夫原来在寻甸县某局执法队当领导,知道执法人员的工作辛苦。他回忆,家人已经习惯了她的工作,半夜接到电话赶赴现场是常有的事情。最难忘的是有一天,任勤在家洗了3次澡——这意味着她赶了3个现场。每次回来,洗完澡,过了几分钟,事情又来了,只有再次出门去现场,回家再洗一次澡。

“我经常一听到电话响,就跟她开玩笑说,‘生意来了’,果然,多数时候都是赶现场的命令。”任勤的丈夫说,妻子工作忙,孩子小的时候都是他带。有几次,“(任勤)一出门就是一个星期,回来的时候,孩子站在门口,不敢喊她,只是用眼睛望。要等她洗了澡,换了衣服,才去慢慢接近妈妈。”

现在,两人的孩子已经读高二了,但任勤一有时间,仍坚持回家做饭,带着孩子爬山。她教育孩子“不要比吃穿,要踏踏实实做人,认认真真做学问”。“她经常这样教育孩子,让我听了也感动。她是个好媳妇。”

来源:都市时报 记者 庞继光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站点统计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法医鉴定网 ( 苏ICP备10020767号-1;苏公网安备 32083102000104号  

GMT+8, 2019-12-16 00:58 , Processed in 0.269070 second(s), 27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 Licensed

申明:
1、网友在法医鉴定网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无关。
2、网友的观点仅供参考,不作为鉴定和办案依据。
3、网站上转载的文章如涉及版权,请速联系我们。
4、联系方法:E-mail :hajhlcz606@163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